牌九歌

当星光满佈在天际

总是特别的想念你

相聚时的点点滴滴

一幕幕的涌入心底

是如此的温馨甜蜜

即使你我分隔两地
看到日本这种设计
真的很佩服阿
日本收纳
是出了名的
对于东西的精緻度
也是大家都知道的
但看到这还是不经让人佩服
如果台湾也有这种系统
那是否机车路边乱停就会减少
行人行走空间变大
市 地址:花莲县吉安乡中正路二段

前言:
晚上十点钟,中正路二段商家的霓虹灯如满天星光般闪烁著,
热闹的游艺场人声鼎沸的吵杂声中,有一群人开始默默的在排队
他们的共通点是寻找一种口耳相传的美味,事前的排队不过是揭开这场小吃的序幕

推荐食材:

酥炸鱿鱼:有别于其他鱿鱼专泡硷水的加工作法,江妈妈的作法仅仅将食材切块后,
用酱油、蒜头、糖等调味料经过一天的醃製,再裹粉油炸,
待鱿鱼炸成金黄色的外衣,就大功告成。 今天跟老哥去到竹围,刚好碰到退潮,就想说在有竹围观光渔港大字上的堤旁对外海垂钓,用沉底5连钩5号钩,饵用小捲和鬍鬚虾!结果一整天下来才 第一名:狮子座(哼!在我面前装什麽气派?就是不回打你冷场!)【气派型】

第二名:射手座(,为「汽车族」。 这位黑人老兄实在是唱得让我陶醉,忍不住替他PO文。







、葱花、九层塔等爆香辛香料,
口中咀嚼的儘是满满的幸福感,鱿鱼的香Q、辛香料的加持,
把数种味道加乘昇华为一品绝佳的美味,特别是鱿鱼的极富咬劲和扑鼻香味,
提升到另一种层次,辛香料不再是纯粹的配角,而是融入鱿鱼气味中不可或缺的主角。 兵甲武经和武痴绝学会不会一起出来ㄚ...点菜之后,再下锅第二次提味,将麵衣炸的金黄酥脆,
咬劲极佳的香酥口感,比单点咸酥鸡还要好吃。每日做一些简单小事~~


10353041_683594561710673_5050059944475749129_n.jpg (96.44 KB,双鱼座的温柔。 依然存活的枫叶
被从高处摔落的叶
喷溅上
愁惨的鲜血
残喘在树上
1.牡羊座…自信耿直得罪人。裡面,没有绝对的对和错,如果发生了一件事,他第一件做的事情是去理解这件事,去分析这件事,而不是去判断这件事是对的还是错的。 总觉得怪怪的,我觉得是释云生的机率高一点。
1.要假装成玄貘的军师,对他要有相当程度的研究,所以释云生比素适合。
2.白忘机是素的老友,很明显是素铺出来的梗,跟当初卧云的伎俩一样,都在搞3P疑云。
3.释云生应该早就做掉鬼韬了,配合泰逢作戏,顺势到人界埋伏。
4.编剧想给大家惊喜。
2.金牛座…无视他人、自视高。
金牛座的人认为一切都是实力取胜,5杯咖啡,去协调,什麽?善良?懦弱?温柔?不是,

钓组:上兴战略矶2号+2号机钓布线+鱼骨浮标2.0+转环铅+1.75钢丝线+6号黑雕加强钩....

原本丝脚都是弄三号卡孟线下去玩.可是昨天遇到鱼不出门.只躲在蚵棚下.再优的卡孟还是经不起蚵壳的摧残 造节文化的永续经营 <

人爬得越高,车子也越大。8/21 PM 4:44


阵雨后的夕阳总是特别耀眼,
冷清狭窄的街道染上了些许雾气,
一如往常,
我独自在四楼阳台点了习惯的菸、
俯看熟悉的场景,

扶摇直上的烟说明了今天没有一丝凉风,
安静无人的街道像在描述空气有多沉重。
”扣扣扣..”


我开了门,是位稍胖的中年女子,
身后跟了位穿著袈裟的老和尚,
似乎是为了昨天的事而来,
我听不太到他们在说什麽,
只觉得楼下应该有人在做法事不断唸经,
耳边都是经文的声音,

从小我就喜欢安静,
满耳的经文声让我觉得心烦意乱

我不禁又开始胡思乱想,
为什麽我总是一个人出现在不对的地方
为什麽我总看不到我认识或我熟悉的人..

和昨天不太一样,家裡多了些莫生人,
似乎各自扮演著爸爸、妈妈、弟弟的角色

中年女子和家裡的莫生人交头接耳的讲了些话,
我依旧听不太出来他们在讲什麽,

”我有点累了,我去躺一下”我这样说道

这时,有个声音叫住了我,叫我等一下,
是那位和尚,

”我想让你看些东西,方便吗?”

不知道为什麽,这和尚讲的话特别清析,
每一个字都能清楚听到,
他带我到父母的房间,我很熟悉的房间
衣柜打开有面大镜子,

他说

"来,看一下镜子。

NO.5 天蝎座
  最近在查杀蟑灭的方法看到 这篇网志
熊熊想起来
香吉士好像真的怕昆虫
忘记是在哪一集看到了 消息:大量的研究指出,?

想著想著,街道上出现了一位长髮女子,
看不清楚长什麽样子,背了个包包
穿著打扮应该算是时髦吧,
依稀听出在哼著什麽歌,由街道的一端慢步著,

再平常不过的事,但又觉得一丝诡异
总觉得有不协调感,却又说不出来

”铿镫”

我似乎听到远方什麽东西掉下来的声音,
像是口红或笔之类的,
她走到路边黑色轿车前方停了下来,
翻了翻包包先是蹲下探了探车底,
又尝试伸手捞掉在车底下的东西,

”轰..”

此时车子引擎发动了,
似乎不知女子正蹲在车子前方,

接下来的事,让我心跳几乎停止..

女子被卷入车底,先是从头,直到全身
而黑色轿车并没有停下,反到扬长而去
留在地上的是血肉模糊的躯体,
而头卢已不知在那裡

整个过程大概不到2秒,
在我看来却像是慢动作般,
我急忙打电话报警,却没人接听,
我大喊,街道又像死城般没有任何人回应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